澳门永利最老登录入口|亚洲版

不普通的普通人
2018-10-23信息来源:
编辑:学生2审核:

(编辑 叶子涵 文字与摄影 刘郡阳 黄柏均 杨珏)

吴昊在2000年开始了他的大学生活。

“我看了很多闲书,可以说拓展了很广的知识面,专业知识反而没有学得很好。”他这样总结自己的学业。

被问起大学四年对现在有何影响,他便想起男足的那帮兄弟,“我们当时叫‘花王队’,你们现在还知道吗?都十多年了,我们现在仍保持联系。”

毕业之后,他也没像无数法学生梦想的那样,成为名利双收的律师,亦或受人尊重的法官。他进入的边检系统,至今仍有许多人分不清它与海关的区别。其实,当时的他也是如此。

我们今天的采访对象,是一位普通的公务员,他的名字叫吴昊。


 

Part1 “这样不太好吧?” 

采访当日,一位年轻人向我们走来,穿着鳄鱼牛仔外套,里面套着寻常的黑底条纹衫,没有身穿我们想象中的帅气警服。尽管进入边检系统已有十个年头,他依然是个不拘小节的运动男孩。

“你好啊,”他快步向前,微笑着和我们打招呼。

“你们要不要点些饮料?我请你们吧!”他笑盈盈地主动提议,让采访小组措手不及。“你要吗?”,“你呢?”,“你呢?”,大男孩满怀期待地询问着他的学弟学妹,当最后一个“你呢?”被残忍拒绝时,他终于不好意思地笑了,“这样不太好吧?”

 

Part2 “像我们的校训一样” 

吴昊在网上的资料不多,只有深圳边检总站宣传资料上的几行文字:

“先后荣立个人二等功1次,荣立个人三等功4次,荣获总站‘年度文明使者’称号2次、总站‘年度模范边防检查员’2次。

可吴昊并没有像想象的那样,狂热地喜欢这项工作,他对这项工作的评价很简单,“非常纯粹,也可以说枯燥。”若真要说这份工作有什么好处,在他看来,莫过于还有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。

故事的开头也极其平淡。没有疯狂的梦想,看着大四的学长学姐,大三的他已经能想象到自己的未来,找工作、准备国考、司考。他的学业成绩并不傲人,没有考研的打算,在福田区法院也是两三年后才通过司考。至于为什么选择从法院辞职考入边检,他坦言受不了法院的负能量,而边检系统招考的压力远远小于法院系统,听说还有分房,身边也有许多同学考入。

他在窗口待了了十二年,今年才转到办案岗位,平时的工作便是查验旅客身份,蛇口码头的许多通关者都是他的熟客。他开玩笑说蛇口港简直是招商局的蛇口港,又告诉我们如何辨认香港通关者:他们大多穿着西装,背着双肩背。

在普通人看来,这种重复性工作简直无聊透顶,消极怠工也在情理之中。他也坦诚能找到一份与兴趣相契的工作真得很幸运,大部分人都做着与自己兴趣不相关的工作,但他留下了这么一句话:

“如果打卡上班就想着到点吃饭,那日子会很难熬的,把经手的每件事都尽量做好,那自己也会看到自己踏实的每一步,像我们的校训一样。”

他向我们介绍日常工作的点点滴滴。由于大量国际游客经蛇口码头前往香港国际机场,他们必须在短时间内辨别出各国护照真伪。这一工作看似简单,但真要学起来,不亚于“无底洞”。这里尽管没有抓捕走私的刺激枪战,但同样要和身份可疑者斗智斗勇,而侦查工作通常是从不动声色的开玩笑开始......

 

Part3 “琐碎的爱好构成生活” 

重复的工作,被他活出匠人的精益求精;而平淡的岁月,则被他活出牧歌的怡然自得。

富余的空闲时间使他得以遍历祖国的大好河山。他很自豪地告诉我们,“全国大概没去过的地方,也就是新疆、福建和台湾了吧?”他将各地风土人情诉说得绘声绘色:

“东北开江宴的鱼有二十几种,经过一冬天,养得肥肥的。”

“我最喜欢成都,那里好吃的都很便宜,一切都很悠闲,在那里掏耳朵是一种享受,居然能掏上几个小时!”

没有宏图大志,他只是喜欢过简单的生活:喜欢画丙烯画,喜欢在疲惫的夜里听袁腾飞说历史,看书,整歌单,计划下一次旅行......

他说:“琐碎的爱好构成生活。”

 

Part4 采访后记 

采访结束,全副武装的我们抱怨着深圳的冬天。我们问他冷不冷,这个大男孩似乎从谈话中突然回过神来,“真的好冷!”没有耀眼的光环,也没有感人的故事,他是芸芸众生的一分子,但我们都知道,他在用心地过好每一天,没有让“平凡”成为“平庸”的借口。

走出文科楼,迎面是科技园的高楼林立、灯火通明,多少青年学子曾为之心旌摇曳,发誓绝不甘于平凡!在采访过程中,我一度感到迷茫,法学院的毕业生难道不应该西装革履,站在社会的最顶层,用自己的聪明才智赢得荣耀和财富吗?在内心深处,我恐惧“平凡”,把它视作“平庸”的同义词,也发誓,不找一份与自己志趣相契的工作决不罢休。可这个大男孩却在用他的微笑与言辞,撼动着我象牙塔里的梦想。

我们从小被教导出人头地,却少有人教导我们,平凡不等于平庸。君不见,“二八定律”依旧颠仆不破,多少人梦想破灭后把生活走成过场!

也许我们不能把自己的命运安排得井井有条,但我们至少可以选择全心投入去热爱这个世界,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过自己想要的生活。